• 媒體報導
  • 【耕耘豐收】臨帖耕耘 書寫日常/陳明德
    媒體:教育 │ 2017/10/24
  • 陳明德書,王文治《論書》:「曾聞碧海掣鯨魚,神力蒼茫運太虛,間氣古今三鼎足,杜詩韓筆與顏書。」(陳明德提供)


    王鐸是晚明帖學大家,深入古典,繼承二王,又勤於創作,真正實踐:單日臨帖,雙日自運的書法生活哲學。大家風範,令人不禁心摹手追,讚嘆並學習其嚴謹的書學態度。

    記得二十幾年前,初入江育民老師門下,一切懵懂未知,浩瀚書海,不知何處有浮木?於是先追隨江老師臨摹歷代書家碑帖墨蹟,開始入門。漸漸深入古典,再從瞭解書家碑帖背景開始,延伸到用筆、用墨、用紙,用絹綾;再深入其中的筆法、字法、章法佈局,空間構成等。一一抽絲剝繭,充分理解一畫之間,變起於鋒杪;一點之內,殊衄挫於鋒芒。與入筆使轉與中側鋒等的使用,讓臨摹筆筆到位,再現古典風貌。

    什麼筆臨什麼碑帖,相當關鍵。諸如:祝枝山草書古詩四帖用雞距筆;懷素狂草自敘帖用小狼毫,小筆寫大字;吳昌碩的篆籀石鼓文,與長鋒羊毫合拍;唐楷宜用兼毫;于右任則適散卓筆等。而紙絹材質之生熟,也直接影響了運筆速度與線質的表現。

    一般臨帖,可分為仿真臨摹、背臨、意臨等。而我則喜歡再採更積極方式,即將創作意識融入。如臨孫過庭書譜,因是字字獨立,故我會加上連綿手法,去作不同字組處理,試圖展現今草氛圍。如此,可能會更接近創作狀態,將古人造形意識化,下一步即可進入斷捨離之創作境界。

    臨帖要廣泛學習,開始要照碑帖原寸原作佈局的臨,所謂博涉多優,厚積薄發。《文心雕龍.知音》:操千曲而後曉聲;觀千劍而後識器。當我將米芾吳江舟中詩帖,打開貼牆全觀一整年,臨寫無數次後,才得知如何創作長卷。唯有深入古典,才能汲古生新。技法熟練後,再深黯線條與空間美學,讓書寫自然而然,進入到書道的層次。

    書不師古,如夜行無光。將臨摹碑帖,當作日課,讓書法成為生活的一部分。同時,讓茶道、香道與古典音樂融入書寫氛圍中,將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幸福。臨碑養氣,臨帖養神,時常讀帖、立觀長卷、立軸之全貌,反覆臨寫,思考其內容意涵,想像王羲之對生老病死之感慨;蘇東坡寒食詩帖中之困頓與憂愁;懷素苦筍帖中欲分享佳品之熱情等,縮短與古人的距離,成就感便是趨動前進的引擎。寫字如作人,是一輩子的事,所以,傅青主強調:作字如作人,人奇字自古。這也是我的座右銘。

    臨帖是習書的基礎功,不能斷也不能忘,也是為下一步創作作準備。臨摹與創作是隔著一條大鴻溝,要窮盡一切的力量,用生命去面對,才有辦法立足於書海中。五日一禿筆;十年一筆塚。古之智永、懷素;今之井上有一、卜茲即為明證。有為者亦若是,我們不知未來會如何,但知道我們曾經深深努力過。

     

    2017年10月24日  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文、圖/陳明德